哪些继续,台湾省肃清钢铁煤炭过剩生产数量超越全国

2018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明确了2018年钢铁、煤炭产能目标: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今年将继续破除无效供给,坚持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严格执行环保、质量、安全等法规标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
根据国家相关部门公布的数据,2016年钢铁行业完成去产能6500万吨,2017年完成钢铁行业去产能超过5000万吨,2017年上半年全国还去除了1.4亿吨“地条钢”产能。
而在煤炭方面,2016年煤炭行业完成去产能超过2.5亿吨,2017年完成去产能1.5亿吨以上。
与此同时,“严重过剩的钢铁、煤炭产能不仅会造成资源浪费,影响我国经济结构转型,也会造成环境污染,不利于绿色可持续发展”,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我国进入经济新常态,未来企业发展要更重“品质”和“质量”,去产能正是让企业从生产结构上转型、提质的必经之路。
1过去两年去产能效果如何? 多数煤、钢上市企业利润增30%以上
1月26日,国家统计局对外发布2017年工业企业经营情况。
国家统计局方面介绍,2017年,我国去产能取得了积极进展,钢铁、煤炭去产能改善了供给质量,提高了产品价格,企业效益大幅回升。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比上年增长1.8倍,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长2.9倍。
新京报记者根据同花顺数据统计,截至去年前三季度,32家钢铁上市公司中27家净利润同比增幅在30%以上。上市煤炭企业33家中,净利润同比增幅在60%以上的有29家。
根据工信部在一篇文中提到的数据,2017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的重点大中型企业累计实现销售收入3.69万亿元,同比增长34.1%,实现利润1773亿元,同比增长613.6%。
此外,2017年我国工业企业杠杆率也有所下降。2017年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5.5%,比上年降低0.6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60.4%,比上年降低0.9个百分点。
“随着我国钢铁、煤炭去产能的推进,企业可以把资金、人才等资源更多地放在研发先进产能上,企业效益有了上升空间,市场也为新鲜血液流动腾出了更多空间,”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执行院长李锦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我国已经进入去产能的红利期,去产能对于钢铁、煤炭企业效益提升的效果较为明显,
而从利润的角度来看,李锦表示,去产能间接影响了我国劣质煤炭、钢铁的产量,导致部分煤炭库存出现空缺,在用煤、用钢高峰期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态势,价格由此飙升,而拥有优质煤炭、钢铁库存的企业也由此获益。
2未来去产能难点在哪里? 工信部称要防过剩产能复产
2017年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去年12月底,中国钢材价格指数为121.8点,比年初上升22.3点,涨幅22.4%,其中长材价格指数由年初97.6点升至129.0点,涨幅32.2%;板材价格指数由年初104.6点升至117.4点,涨幅12.2%。细分品种中,国内螺纹钢价格年初为3268元/吨,最高涨至5000元/吨以上。
价格上涨增加了去产能的难度。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近期所发布的文章显示,2017年,“地条钢”产能在重拳打击下得以全面取缔,但随着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地条钢”死灰复燃的可能性增加。“近期,黑龙江、吉林等省已发生几起‘地条钢’死灰复燃案例”。
多位业内人士也对记者透露,由于钢铁、煤炭价格上涨,去产能情绪开始出现“松弛”,部分企业家满足于现状,不愿意再做过多的去产能动作。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执行院长李锦还表示,也有的企业开始“钻空子”,在上级检查时将产能去除,检查风头过后产能再次死灰复燃。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在其文中称,要继续将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科学确定全年目标任务,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严禁新增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和已化解的过剩产能复产。
“其实从整体改革环境来说,现在的环境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以前有些企业做产能置换,去除落后产能后再换上等量的先进产能,但企业经济条件不够,改革也进行得比较困难。现在煤价、钢价上涨,企业有了经济条件,改革的困难主要还是在企业改革意愿和员工安置等方面。
“虽然现在钢铁、煤炭企业的利润有所回升,但企业的眼光应该放得更长远”,韩晓平表示,有些企业只看到眼前能够赚取的利润,却没有看到特种钢材、高新技术能源企业所拥有的长远前景。
在韩晓平看来,在去除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后,我国之所以只是将钢价煤价保持在合理区间,没有过分打压,正是为了给企业转型留出足够的资金。如果企业只满足于眼前的利益,而不思考未来转型之路,最终还是会被市场淘汰。
3如何继续去产能? 煤炭、钢铁行业或迎重组潮
去产能如今已经走过了不少年头。在李锦看来,去产能进行到现在,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些“硬骨头”要如何“啃”下来,就成为了各界关注的焦点。
未来改革的思路在既有文件中已经可以觅得踪迹。2018年1月5日,国家发改委等多部委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转型升级的意见》,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兼新闻发言人严鹏程在介绍这一文件时表示,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推进,全国煤矿数量已从2015年的1.08万处减少到2017年的7000处左右,未来,煤炭产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将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煤炭企业平均规模将明显扩大,中低水平煤矿数量明显减少。
李锦分析称,未来煤炭、钢铁行业或迎来重组潮。
此外,上下游产业融合度或将进一步提升。我国明确支持有条件的煤炭企业之间实施兼并重组,支持发展煤电联营,支持煤炭与煤化工企业兼并重组,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
除了行政手段之外,市场化手段也将被运用起来。
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坚持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严格执行环保、质量、安全等法规标准,化解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
工信部在文章中称,从长远看,环保政策的不断升级将倒逼钢铁企业实施环保技改,有利于钢铁行业可持续发展。
韩晓平则建议称,未来我国应开始征收碳税,并为煤炭企业下发绿色配额,运用市场化手段助推去产能。
据了解,碳税是指针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种,通常开征目的是希望通过削减二氧化碳排放来减缓全球变暖,具体征收方式为针对燃煤和石油下游的汽油等,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税。

5月11日,国新办举行吹风会,介绍了国务院对2017年落实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的情况。我省共有14项、20次受到督查激励,数量在全国各省中位列第一。

为展现全省上下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奋力拼搏、勇创佳绩的火热实践,今日起本报推出专栏,深入挖掘获督查激励地方的先进经验,为我省践行新发展理念、推进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去产能居首位。

河南作为矿产资源大省,做好化解产能与转型升级的“加减法”,算好“人往何处去”“钱从哪里来”“债务怎么办”三道难题,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工作均列入“成效总体较好”五个省区之一,双双获得国务院奖励支持措施。

成效怎么样?企业效益实现大幅增长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的扭亏为盈,在外界看来是个奇迹。

这家全省最大的国有工业企业,2017年交出了一份惊艳的成绩单:盈利13亿元,同比减亏增盈88亿元,三年来首次实现盈利。

这样的奇迹在河南钢铁、煤炭等重点工业企业接连上演。而在三年前,这些企业的情况与现在有天壤之别,一度几近崩溃边缘。

当前做“减法”是为未来做“加法”。省发改委牵头制定“2+8+4”政策体系,算好“人、钱、债”三道难题,助力企业实现脱困发展。首先,出台“转岗不下岗”“转业不失业”的安置措施,破解了去产能中“人到哪里去”的难题;其次,制定“谁先调谁沾光”“谁先减谁受益”的奖励政策,破解了去产能中“钱从哪里来”的难题;最后,采取政府不搞“拉郎配”、资金自由来配对的市场化手段,破解了去产能“债务怎么办”的难题。

2016年、2017年,河南累计关闭煤矿矿井201对、化解煤炭过剩产能4400万吨、分流安置职工9万人,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年度任务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连续两年获国办督查激励。

“企业负担减轻了,利润就上去了。”河南能源化工集团董事长马富国说。

难点在哪里?防止过剩产能死灰复燃

2016年,当时财政收入并不宽裕的驻马店高新区,拒绝了每吨千元的钢铁“红利”,按照“永久停车且不可逆”的要求,拆除高炉和转炉等相关辅助设施,将南方钢铁有限责任公司彻底关停。

在淡季不淡、钢市愈火的大背景下,这份决心,更显难得。2017年年初,钢市演绎了新一轮价格猛涨。螺纹钢等建材价格一度超过4750元/吨,比上年年初大涨40%。“只要开工,钢厂就能赚钱。”业内人士说,当时随着钢材价格大幅上涨,“地条钢”企业开始死灰复燃。

红火钢市下,去产能路上的河南,决心坚定、力度不减。

打击取缔“地条钢”是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的重要任务。河南建立了省工信委牵头推进、地方政府负总责、专家技术支持、社会监督举报的工作机制,一网打尽22家“地条钢”企业,按照国家要求于2017年6月30日前全面完成了取缔拆除任务,受到国办督查激励。

钢铁价格一路高涨,安钢集团董事长李利剑似乎思考得更多,“如果企业只满足于眼前的利益,而不思考未来转型之路,最终还是会被市场淘汰。”

未来怎么干?推进能源企业战略重组

去产能进行到现在,留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些“硬骨头”要如何“啃”下来,就成了各界关注的焦点。

数据显示:近两年来河南煤矿单井平均产能由45万吨/年左右提高到75万吨/年左右,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骨干煤矿企业产能占比达到88%,大型煤矿产量占比近80%。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执行院长李锦分析:“未来煤炭、钢铁行业或迎来重组潮,上下游产业融合度或将进一步提升。”

合并同类项、整合关联项,是2018年河南国企推进战略性重组的改革导向。省政府国资委主任李涛透露,“今年将重点抓好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托管整合省煤层气公司,郑煤集团与河南投资集团电力板块资产重组。”

化解过剩产能,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2018年,我省将继续坚定不移去产能,倒逼钢铁、煤炭企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积聚起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连线专家态度决定成败

□中国(河南)创新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喻新安

去产能在“三去一降一补”中位居首位。此项工作意义之大、难度之大、风险之大,是众所周知的。对河南来说,钢铁、煤炭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产业,能否如期完成甚至提前完成国家下达的去产能任务,考验的是河南各级政府、相关企业的大局意识和贯彻中央意图、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态度、勇气和执行力。

人们欣喜地看到,河南在钢铁煤炭去产能工作中,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在算好“人往何处去”“钱从哪里来”“债务怎么办”三道难题的基础上,义无反顾地向产能严重过剩的钢铁煤炭行业和企业亮剑,敢动真格。在推进过程中,不为艰巨繁重复杂的去产能任务所惧,不为每吨千元的钢铁“红利”所动,不为淡季不淡、钢市愈火的市场行情所惑,痛下决心遏制“地条钢”企业死灰复燃,支持煤炭与其他关联产业企业兼并重组,取得了“两年任务一年完成”的佳绩。

态度决定成败。只要我们永不自满、毫不懈怠、奋发作为、争当一流,就一定能使去产能和改革发展的各项工作跃上新台阶,再创新辉煌。

相关文章